留韩中国生的虐心故事:花季少女嫁残疾人

滴答网讯     "韩流"的影响逐渐由娱乐向文化教育领域渗透开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孩子来到韩国触摸幻想,更有女孩拿青春交换韩民身份。但现实可能是一场噩梦,哈韩在幻梦破碎时变成了恐韩。

九十年代中后期,一股强劲的"韩流"席卷中国内陆。以安七炫、HOT、BABYVOX为代表的韩国演艺明星,顶着一头金黄的头发,伴随着劲歌热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速占领了娱乐圈的半壁江山。一大批风华正茂的青少年,开始疯狂痴迷韩国娱乐明星,成为了继"港台追星族"之后的又一庞大粉丝团体-"哈韩族".与此同时,"韩流"的影响逐渐由娱乐向文化教育领域渗透开来。这也驱使越来越多的中国孩子想到韩国体验一把真实的韩国文化。因为限制少,投资少,免签国家众多等优势,韩国也逐渐成为了许多人心目中的移民目的国。接下来跟随《留学》一起来看看那些想留又留不下,不想留反而留下的虐心故事。

国际交换生歪打正着扎根韩国

郑林,生于1982年,大连人。本科就读于大连外国语学院,这是一所很早就开始接收韩国留学生的国内院校。郑林本科的专业是国际贸易,由于成绩优异,成为了学校第一批赴韩的交换生。来到韩国后,郑林开始在"韩语教育院"进修语言,因为郑林本人英语很好,学起第二语言来就轻松很多。原本预计一年完成的韩语课程,只在半年之内就全部通过了考核。他接受能力强,发音标准,记忆力又很好,在语言班上很受老师们的喜爱,每次考试都是名列前茅。期末考试还获得优秀学生的荣誉。于是,韩语教育院的院长,向经贸系的主任教授推荐了郑林。

作为春季学期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入围者,郑林顺利地通过了英语面试和韩语笔试,并获得了助教奖学金。入读研究生院以后,郑林可谓顺风顺水,一边帮助导师研究课题,一边不断参加国际会议和论坛,频繁发表个人论文,逐渐在系里赢得教授们的赞誉。以至在临毕业前,系主任希望他能留校任教。而这完全出乎郑林的意料,只是作为交换生的他没想到居然能够有机会继续留在韩国,更没有想过可以在这里工作和生活,因为在此之前郑林并没有长期居留韩国的打算。

不久,在国内的女友也来韩国投奔他,凭借中文系的扎实功底和良好素质,她在汉语系取得了代课教师的职位。一年后正式转正,和郑林一起成为了这所韩国大学的正式教师。在此期间,这对情侣结识了不少国际友人,在众人的真诚祝福下,二人喜结良缘,儿子如今已经快上小学了。郑林一家就这样在这片太极旗飘扬的土地上扎下根,继续着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

作为国际交换生,通过国内高校提供的宝贵机会赴韩深造,这样开始的留学生活,不是每一个留学生都能达到的起点和高度。正因为机会难得,才造就了像郑林这样优秀的高端学子。但是世界上所有幸福的事情都是相同的,不幸的事情又各有各的不同。

冲出幻想,"哈韩"成"恐韩"

郭丽,生于1984年,北京人,高中学历,是个不折不扣的"哈韩族".她酷爱韩国的流行音乐和电视剧,平时穿着打扮也很"韩范儿".一个偶然的机会,她结识了韩国留学生金慧珍。后来通过帮其辅导中文,逐渐熟识起来。慧珍觉得郭丽只读到高中毕业有点可惜,于是建议她考虑赴韩留学深造,"既然那么喜欢韩国,也可以毕业之后留在那边。"

郭丽是高中学历,通过私人中介机构的帮助,完成赴韩留学的手续,顺利来到了韩国仁川市的一所私立大学。但是,要想进入大学跟班学习,必须具备一定的韩语水平。郭丽只会一些日常会话,根本不足以应付本科的课程难度。于是,郭丽报名了大学里的"韩语教育院"语言进修班,可那里的学费是本科的两倍。面对如此情况,郭丽除了打工积攒学费,别无他择。

说到以学生身份来打工,如果选择在不太正规的餐馆或酒吧,老板还是会考虑雇佣中国留学生的。郭丽曾这样回忆:"我在酒吧里打工,就跟看韩国黑帮电影似的,什么都遇见过。亲眼见过'黑社会'来寻仇砸场子,酒吧瞬间一片狼藉,吓得我一直躲在款台底下哆嗦。还有酒后故意骚扰的大叔、无端拿我出气的老板娘、耍酒疯的'艺术家'等等,反正跟想象中的韩国太不一样了!一点都不美好。我每天凌晨四五点下班,满身的烟酒味,昏昏欲睡地走回租住的只有十几平米的小房子里,睡上四五个小时,早上九点再赶往学校继续上课。那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一年之后郭丽虽然顺利申请到了大学本科的入学资格,但是,繁重的课业负担,加上全韩语的授课环境,通过每一门考试,都难如登天。最终,残酷的事实还是让郭丽选择了退学,留在韩国的愿景瞬间破灭。

像郭丽这样的"私人留学生"在韩国为数不少,他们初到韩国时都怀揣着美好的幻想,有的羡慕韩国的优越生活,有的希望可以留在韩国发家致富。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留学生活的苦辣酸甜,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值得肯定的是,郭丽的确是为了日后的美好生活打拼和努力,单就凭着这股韧性,就比那些为了换取异国身份而投机取巧的姑娘们要高明许多。

"结婚狂"一厢情愿终尝恶果

金红,生于1988年,朝鲜族。作为一个家在延边的姑娘,身边的姐妹们有很多人都把能嫁到韩国作为一种荣耀。巨大的物质条件差异,激发了年轻女孩们远嫁韩国的热情,同时也催生了"国际婚姻"这样一个特殊的时代产物。虽然,这种盲目婚恋行为,风险很高,嫁给一个健康极差甚至身有残疾的大龄男子的几率远远高于举案齐眉的幸福生活。但是,在外国公民身份的诱惑面前,还是会有人选择铤而走险,拿青春赌一把明天。

初到韩国,金红不甘心嫁得委屈勉强,于是跑到超市打工。渐渐和周边小区的邻居大婶们熟络起来,屡次流露出想找个韩国男朋友的愿望。一位大婶看金红人长得漂亮又机灵懂事,就把她的一个租客介绍给了金红。这韩国小伙子其实长得很一般,刚从军队服完兵役回来,大学还剩下一年半没读完,经济全靠家里支持。但是,金红觉得已经很不错了。"毕竟是个韩国男朋友啊!"

见面以后,男方觉得金红挺漂亮,就同意了交往。不久他们就同居了。金红每天照样辛辛苦苦的打工,男朋友除了上学,基本闲在家里,平时衣食住行全靠金红一人承担,金红开始有些厌烦这样的生活了。于是两人就开始频繁吵架,感情也日渐恶化。就在金红终于下定决心跟对方分手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怀孕了!一切都脱离了原来预计的轨迹,金红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与迷茫……最后,男友竟然狠心抛弃了她,金红独自一人打掉了孩子,伤心欲绝地返回了到了故乡。

"结婚狂"无论在哪个国家、哪种社会形态下,都是一种很不正常的价值观。婚姻不是通往财富的天堂之路。特别是以留学生的身份,期盼绿卡的热望,会催生一种畸形的婚恋价值观。中国有句俗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人生很短暂,每人都只有一次。浮生若梦,找到自己的心态平衡点,才能把握住当下的快乐与幸福!繁华落尽,只有你能为自己的人生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