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德米尔湖:走进英国最美的小春天

滴答网讯    如果说尼斯湖是寂静而幽深的世外桃源,那么温德米尔湖(Windermere)便是清新脱俗的人间天堂。她优雅恬静的生活在英国的湖区(Lake district), 拥有这一双清澈的眼睛,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地闪烁着,用她那纯净而明晰的双眸迎到来过往的游客,像是个无邪的孩子,过往的游客只能还以真切的微笑与留念。

我们去湖区的时候正值英国难得的夏季。虽说是夏季,但气温也只有二十度左右。来过英国的朋友就知道,英国的大风几乎是吹遍一整年,夏季也不例外,而拥有着暖风的夏季也仅仅只有短暂的一周而已。正因为这里的夏季难能可贵,因此每到夏季英国人都穿着短装,躺在草地上尽情沐浴着阳光。住在湖区的居民也不例外,选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一家老小一同来到湖边,带上自家的狗,一坐便是大半天,却时常忘了时间,直到阳光偷偷躲到了云层里,人们还迟迟不肯散去。夏季总是让湖区繁忙起来,无论是岸上的车辆还是湖面的船只都透露着繁忙的气息。停靠在湖边的船只也比往常多了许多,它们静静地在岸边等待着和游客一同饱览着湖区的美妙风光。

虽然湖边船只繁多,但是丝毫不影响湖面带来的宁静之感,我想这就是温德米尔湖的魅力所在吧,难怪着名的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济慈曾说,温德米尔湖能“让人忘掉生活中的区别:年龄、财富”。是呵,温德米尔湖以她的宽阔胸怀,让每个进入她的人的心得以平静,平静而从容地欣赏大自然恩赐她的美貌。

看着这么多船在小岛边上,我不竟想起了去年来温德米尔湖时,也是这样的时节,也应该是繁忙的景象,但去年的我怎么都丝毫没有觉察到呢?原来湖区的繁忙是很难被发现的,要是你不细数岸上的车辆和游船的数量,你会为她那宁静恬淡,怡然自得的气质所沉醉,她与世无争却足以让人难以忘怀,这样的繁忙让这片湖不会孤单。相比之下,威尼斯水城的繁忙却给人带来疲累之感,游客的众多使威尼斯的居民脸上透露出厌倦的表情,街头桥上的小商小贩们迷离了游客的双眼,当商业化的气息充斥耳目超越于景区原本的特色后,留在游客心中的只剩一个累的感受。

然而是什么魔力让温德米尔湖成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出来的“一生中最值得去的50个地方”之一?

原来在这里,远离了车马之喧,一切交通只靠船只或步行,船只虽多,却忙而不乱,始终保持着原本的姿态,宛若回到童年时的纯真年华。湖面岛屿众多,游客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岛屿游览。然而世界上的湖千百种,为什么偏偏温德米尔湖美得最纯粹?她的景致满溢着色彩的搭配,码头上游艇的红蓝粗线条色泽和绿色的山景随意搭配,令人印象深刻。对于世界各地的游客来说,进入这片宁静但不单调、热闹但不繁忙的湖。人与自然早已没了界限,无论是水里游的天鹅,还是天空中飞翔的海鸥,或是地面上走的小狗,没有一个畏惧人类的存在。老人们坐在长椅上晒着太阳,天鹅也要走到她们中间去凑个热闹,时不时还挥动着翅膀哗众取宠一番。我轻轻地走过去想和天鹅来一张合影,却又犹豫着怕打搅了这份宁静祥和,然而白天鹅却眨巴着眼睛看着我,生长脖子在期待我喂面包给她们吃。英国的夏日虽不算暖和,但可爱的小动物们却带来了无限的暖意。

远处的小房子静静地“停”在小岛上,被树林虚掩着。虽然大晴天里没有云烟雾气迷离的景致,但掠过湖面的风触碰到我脸庞时,我真切感受到了那缕湿润的气息。清新的风像在诉说温德米尔湖畔的故事。也许是这动人的湖打动了那些诗人,抑或是诗人们被温德米尔湖水所孕育。这片纯粹的湖面是湖畔诗人的源地,儿童文学的话题,英国最美的国家公园,我甚至觉得故事简·奥斯丁中女主角们所住的乡间别墅就在这里。

温德米尔湖身在现代化的英国,却没有城市的喧嚣,于是着名的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奠基人沃兹华斯(William,Wordsworth)和妹妹多萝西(Dorothy)曾长期居住在片湖畔,创作了许多人与自然的美好诗篇。这里没有资本主义城市文明,没有冷酷的金钱关系,有的只是大自然带来的欢乐与智慧。沃兹华斯与另外两个诗人柯尔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骚塞(Robert Southey)同被称为“湖畔派”诗人(Lake Poets)。这个“湖”就是英格兰的这片湖区。他们用平民的语言抒写着平民的事物,只有最简单的风景才能带给人们无限浪漫情怀与共鸣。

这片湖所带来的童真之感并非偶然,《彼得兔的故事》就是在这里诞生的,儿童文学作家比阿特丽克斯。波特(Beatrix Potter)与她的先生相识于这片湖畔,居住在湖边,守着这片充满童真的湖过了大半生。小朋友们的故事读得久了,会真的把彼得兔和它的一群好朋友当成了生活在湖区的可爱精灵。

是这片英格兰最大的湖泊温德米尔湖(Windermere)带我们走进了一段宁静的时光。任由坎伯里山脉横贯湖区,将湖区分为南、北、西三份而我们却全然不知。任由微凉的风肆意吹动着我的发梢,只留下开怀舒畅的感受。导游告诉我们,当地人把“mere”称作湖,Windermere就是风之湖的意思,这下子我便也真切的领悟。湖面狭长,全长17公里,最宽处2公里,哪怕亲自泛着小舟也能感受到水的灵气。 难怪湖畔诗人沃兹华斯曾说:“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地方能在如此狭窄的范围内,在光影的幻化之中,展示出如此壮观优美的景致”。也许欧洲人所追求的生活就是这样,恬淡平和而又与世无争,享受着大自然带来的厚重与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