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为揭开法总统奥朗德偷情跟踪整整一年

一名读者在阅读法国《更近》杂志。这期杂志刊登有奥朗德戴头盔乘摩托车夜会情人的图片。

滴答网讯    揭开奥朗德偷情秘密的“狗仔”

深夜的香榭丽舍大街,风驰电掣的摩托车,高档公寓内的知名影星……当这些元素与法国总统奥朗德挂钩时,酝酿的是狗血的情节。

1月10日,法国《更近》杂志刊发7页报道,配以近在咫尺的照片,将一直以来顶着“正常先生”称号的奥朗德与法国着名影星朱莉·加耶的“地下情”公之于众。

拍下奥朗德戴着头盔,乘坐摩托车密会情人场景的是法国“Paparazzi界”顶尖高手塞巴斯蒂安·瓦列拉。20年前,正是瓦列拉拍下了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与私生女玛德琳的照片,由此揭开密特朗“第二家庭”的秘密。

抓拍法总统戴头盔夜会情人

“Paparazzi”来自意大利语,专指尾随名人、偷拍他们照片的记者或摄影师。

塞巴斯蒂安·瓦列拉应是当前法国“Paparazzi界”的红人,因为他偷拍到法国总统奥朗德深夜私会情人的图片。为此,他跟踪了整整一年时间。

“和很多人一样,我早就听到了一些传闻。”瓦列拉指的是奥朗德与加耶的绯闻。据法国《更近》杂志的报道,两人的地下情已有两年多了,早在奥朗德入主爱丽舍宫之前就开始了。

大约一年前,瓦列拉密切关注加耶的办公室,她的私宅。一开始,他一无所获。

蹲点等待奥朗德“落网”

“直到(去年)11月底,我在一家咖啡馆时,加耶正好也在那。于是我等在外面看看会发生什么。结果,让我大吃一惊的是,一辆雷诺车来了,车上坐的是总统的保镖。”

瓦列拉跟随这辆车来到Cirque大街20号。这栋公寓与爱丽舍宫靠得很近。奥朗德和加耶的“爱巢”就在这栋公寓内。

瓦列拉是独立摄影师。在和曾曝光过凯特王妃半裸照的法国《更近》杂志的编辑通完电话,达成合作协定后,瓦列拉决定在此“蹲点”,等待奥朗德“落网”。

去年12月26日,瓦列拉和另一个摄影师劳伦佐·威尔斯“到位”。两个人分工合作,威尔斯躲在街上的车里守候,瓦列拉则躲在对面建筑楼道里的一个窗户后面。

“两个人是为了保证更好的拍摄角度,也增加了成功的几率。”瓦列拉介绍说。

他们没有等太久,奥朗德来了。

瓦列拉介绍期待已久的情形:“我们先看到一辆摩托车来了,开始我们并没太在意。但摩托车走近后,我们看到了总统!他离我只有三米远。虽然他戴着头盔,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还有他的保镖!”

新年前后,奥朗德来了两次。深夜来,清晨走。

保镖未发现 狗仔很震惊

瓦列拉说他摸清了总统的偷情“路径”:每次来和走之前,都先有一个保镖迅速来检查一下周围环境,然后摩托车载着奥朗德而来。走的时候,奥朗德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去到地下停车场再坐车回去。

瓦列拉对保镖竟然没有发现他们感到震惊。

“我们离得非常近,他们要做的就是抬起头来,看看对面的窗户,玻璃都是透明的,然后他们就会看到我;如果他们头向右看,就会看到一辆车停在那里,里面还藏着个人在拍照。”

20年前,瓦列拉就充当了“总统猎人”,一战成名。

1994年,《巴黎竞赛画报》杂志刊登了一幅图片,在那张彩色照片中,77岁的密特朗,把手放在19岁的女儿玛德琳的肩膀上,两人一起离开一家餐厅。

密特朗总统拥有“第二家庭”,是巴黎媒体圈中几乎“心照不宣”的秘密。表面上,他和自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但他几乎每晚,都会去和爱丽舍宫一河之隔的一栋公寓里,陪伴自己的情人和女儿。

但是没有一个人拍到过密特朗“第二家庭”的照片。然而,瓦列拉当时办到了。

拍摄总统偷情照 狗仔赚4万欧元

关于瓦列拉拍下的那张密特朗和玛德琳在一起的照片,存在另外一种说法,即密特朗并非被偷拍者,而是整个事件的“导演兼主演”。

法国三大新闻周刊《快报》杂志的主编克里斯托弗·巴比耶认为,密特朗从来不会和女儿一起出现,所以外界根本没有机会拍下他们在一起的照片。

在其看来,瓦列拉拍到的那张照片,很有可能是密特朗自导自演的一出“愿者上钩”的肥皂剧。

狗仔生存环境大为改善

1994年,密特朗正面临着一个可能毁掉他所有政治前途的调查:二战期间他在德国占领下的法国傀儡政府中任职的经历被曝光。

为了转移公众的视线,“他和《巴黎竞赛画报》商量了个日期,和自己的女儿迅速露了个面。这招奏效了,他控制了舆论。”巴比耶说。

这种自导自演的说法有一些证据支撑。

瓦列拉拍下照片后,并未直接发布,而是先通报了爱丽舍宫,等待爱丽舍宫批准后才会公布照片。

多年以来,法国堪称世界上对隐私权保护得最严的国家。不同于英美,法国媒体一向都遵守“君子协定”,对政客们一桩又一桩的风流韵事“闭口不言”。

法国宪法委员会于1994年宣示,隐私权是法国宪法固有的权利。法国法律明文规定,未经当事人明意表达许可就发表其私生活的信息,是刑事犯罪。

根据法国刑法典226-1条,故意侵犯公民隐私权的行为将被判处一年监禁并处罚款4.5万欧元。这些侵权行为包括:未经同意就拦截、记录、传播公民在私人情况下的发言,或者未经同意就拍摄、记录或传播公民在私人场所的照片。

如今,狗仔们的生存环境大为“改善”。

以法国《更近》杂志为例,2006年夏天,他们在封面上登了罗亚尔(奥朗德的前伴侣)的泳装照;2012年,他们刊登了凯特王妃的半裸照,并被英国王室以“侵犯隐私”而起诉。现在这桩公案尚未结清。

有媒体称,在密特朗总统私生女被曝光之后,法国媒体在报道领导人私生活上面越来越大胆了。

这种改变,“部分原因在于政客,因为他们越来越多地曝光自己的私生活以改善自己的形象。” 政治评论家若孚鲁瓦·克拉维尔分析说,他们利用这种曝光来为自己的利益服务。

名人网络晒照 狗仔疑似无用

密特朗和玛德琳在一起的照片,不仅改善了狗仔们的生存境遇,也改变了瓦列拉的人生轨迹,使其成为巴黎新一代狗仔队的代表人物。那一年,瓦列拉仅仅22岁。

之后,他跟踪偷拍了法国诸多名人的图片,涉及恋爱、分手、怀孕,生子,地下情……

成为独立摄影师的瓦列拉,自2004年到2008年闯荡美国。那会儿美国正是“坏女孩”辈出的时代:帕里斯·希尔顿,小甜甜布莱尼,林赛·罗翰,妮可·里奇,金·卡戴珊,她们成了瓦列拉的“饭碗”。一个狗仔可以每月轻松赚取两万美元的酬劳。

当他再次回到巴黎后,时代变了。网络时代,以前可以卖300欧元的一张偷拍照片现在只能卖30欧元。因为名人们放纵自己时,会自行在网络上公开此类图片,使得狗仔失去了存在的必要。于是,瓦列拉决定做一些稀少而独家的内容,例如奥朗德夜会情人的稀缺题材。

奥朗德偷情事件曝光后,法国《更近》杂志的销量翻了一番,达到了60万册。一家新闻网站称,瓦列拉靠着两张照片挣了4万欧元。

反应

法媒拒用丑闻定性总统偷情事件

在美国,被曝光有外遇的政客会引咎辞职。即便留任,仕途也会变得崎岖。但在法国,没人会认为奥朗德这点事会引发多大级别的“政治地震”。

1月14日,在爱丽舍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现场数百名记者,没有一人举手问奥朗德:“你是不是应该辞职?”

“忙着会情妇 很可耻”

“电视上,广播上,报纸上,天天都在说这件事。”在华经商的法国人奥利弗·伯萨特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但是我们的讨论并不带有道德评判,不会去说这件事不好。”

在法国,几乎所有法语媒体都会用到“偷情”这个词,但很少将其定性为“丑闻”。

“这既是因为奥朗德没有结婚,也是因为我们觉得,普通人也会面临这样的事情,总统也是人,当然也难免。”伯萨特说,“只要没有影响到工作,我们就觉得没什么。”

伯萨特的意见只是众多观点之一。

“在国家面临经济危机、失业率攀升、年轻人找不到工作的时候,他却忙着会情妇,这是很可耻的。”巴黎市民埃尔萨·博肯斯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批评。

主流媒体几乎都是通过爱丽舍宫等各种官方渠道来确认讯息,电视上也邀请学界政界各方人士来激烈辩论,展示自己“严肃”的、不同于狗仔队的立场和操守。

偏左翼的周刊《新观察家》指出,这不仅仅是总统个人的私生活那么简单。

法国《快报》杂志主编巴比耶表示,他自己的杂志没有跟风炒作奥朗德的这件事,更没有将其作为头条进行处理。不过,他并不认为这仅仅是一个私人事件,而是一个涉及总统公众形象的事件,媒体应该大胆去报道事实。


奥朗德支持率不降反升

情人曝光后,民调显示,奥朗德的支持率并没有受影响。本周法国媒体报道显示,他的支持率甚至还上升了4个百分点。

在华经商的法国人伯萨特认为,这可能是因为有些民众不大喜欢瓦莱丽,所以看到总统有了“新女友”,反而很高兴,一向被称为“正常先生”、个人形象模糊的奥朗德,因为这次事件反而显得有人情味了。

有分析人士称,民调未受影响,是因为奥朗德的支持率已很低了,有所攀升则要归功于1月14日他在爱丽舍宫宣布的一系列经济改革的新举措。

政治评论家若孚鲁瓦·克拉维尔表示,尽管法国民众对总统的私生活比较宽容,然而他们还是期望总统能够把时间花在治理国家上,而不是老是通过自己的爱情生活来定义自己的公众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