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妻交易 揭秘全球各地新娘买卖“习俗”


滴答网讯     近年来,越来越多在国内找不到配偶的男子把眼光投向越南、缅甸和印尼女子。

许多人相信外国女子更贤惠温顺,没有本地女子那样傲慢或势利,因而更适合做他们的妻子。

还有更令人吃惊的事件:根据当地媒体报道,在一个新加坡交易会上竟然出现了供展览出售的越南新娘。

一方面经由婚姻,可以帮忙养起新娘一家子人,可以解决越南一部分的贫穷问题;另一方面,越南新娘每年都会寄钱回家,起码2000美元,这对急需创汇的越南,帮助更大。

在印度,妇女的地位也是非常低下的,甚至存在因为还债而卖妻卖女的现象。

印度人口已逼近12亿,预计将在10年内超越中国。并且社会贫富差距巨大,许多偏远地区的民众仍然生活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中,很多靠种植的农民仍需要靠天吃饭,不料今年印度北部恰逢堪称百年不遇的旱灾,“靠天吃饭”的印度农民生活困窘,债台高筑。

英国《独立报》报道说,为维持生计,印度北方邦本德尔坎德区数千农民不得不卖妻筹钱。此事已引起广泛关注,印度全国妇女委员会也已组建调查小组介入此事。

《独立报》说,印度农民通常贷款购买种子,到秋收时节再用赚来的钱还贷。现在已到了还贷的时候,放贷人催得紧,田地里却因为旱灾颗粒无收。不少农民连生计都受到威胁,更无钱还贷,实在走投无路才卖掉妻子。

这些农民通常以4000-1.2万卢比(100印度卢比约合14元人民币)的价格将妻子“贱卖”给放债人,姿色不同的女子价格也不同,长相越俊,价格越高。

据报道,在印度,“卖妻交易”时有发生。由于重男轻女,印度女性人数不断减少,光棍越来越多。一些人利欲熏心,把妻子出租给光棍,更有甚者竟然卖妻卖女。买卖双方须签订“婚姻契约”,只要签字画押,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便交易成功。这个契约规定:一旦丈夫厌烦了他的妻子,就可以将妻子转卖给另一个男人。

娶每个妻子时,他们都能得到一大笔财产。瓦雅斯说,今日印度仍有卖妻的事情发生,实在“太可怕”,“太难以置信”。

瓦雅斯说:“我们已经派出一支调查小组对北方邦农民卖妻事件展开调查,并要求调查小组在24小时内递交调查报告。”她表示,全国妇女委员会还向北方邦首席部长——素有“贱民女王”之称的马亚瓦提写信,呼吁她调查此案。

《独立报》说,一名受害者声泪俱下地哭诉道:“我的丈夫仅以8000卢比的价格就将我卖给了另一个男人。买家还把我带到法院,以证明我们的婚姻合法。我在前往法院的途中乘其不备逃了出来。”据报道,大多数遭买卖的女性都是文盲,她们压根就看不懂“婚姻契约”上都有什么内容。印度农民卡里查兰曾竭力试图使人们关注卖妻一事,却始终无能为力。他说:“我向警察局报过案,还提供了很多证据。警察将我传唤到警察局,问了我一大堆问题。我告诉他们,由于没人愿意听我的举报,我已经向媒体爆料。但是他们说我撒谎,还威胁我,甚至传唤了我的妻子。”

在伊朗,男人能娶合同妻子。伊朗是穆斯林什叶派国家,在婚姻上和穆斯林逊尼派国家一样,男子可娶4个老婆,此外,伊朗还存在着一种独特的婚外合同婚姻。

近年来,由于伊朗经济不佳、男女离异增多和青年结婚困难等因素,合同婚姻出现了增加的趋势。合同婚姻手续挺简单,家具商卡里木先生和理发员马尔亚姆女士手拉着手,亲亲热热地在街上走,真像一对恩爱夫妻。其实不然,他们是合同婚姻者。他们持有合同婚约,凭此可以约会、拥抱、亲昵。若有多管闲事的人检举或警察干预他们,他们只需出示随身携带的合同婚约,就万事大吉了。而如若既不是夫妻,也没有合同婚约,男女手拉手在街上走,在伊朗是要遭拘留和鞭打的;若男女通奸,则会被乱石砸死。

当然,伊朗对合同婚姻有着明文规定,女方必须是寡妇,或是离异者。若是未婚女子,必须得到父亲的同意。男方不管未婚和已婚都可以。男女双方同意后,要签订合同婚约,明确期限、约会次数、男方支付给女方的钱数等等。然后,他们拿着身份证和照片到婚姻登记处签字盖章,再到清真寺由阿訇做证婚人,举行简单仪式后,就成为合法的合同婚姻者了。这种合同婚姻,长的可以持续几十年,只要双方同意,随时可以延长期限。

在保加利亚有个新娘集市,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在保加利亚的旧扎戈拉附近墨吉拉村,每年都会有上千的吉普赛人来到这里进行相亲,因此这里也被称为新娘集市。

少女们来到保加利亚传统的年度集市,希望能给自己找个如意郎君,最好还能给自己的未来生活提供强大的经济保障。

参加集市的母亲埃拉娜希望女儿们可以在这个集会上多跟男孩子们熟悉熟悉,因为她不允许孩子们去舞厅。

据了解,在这样的新娘集会上,一位年轻美女的身价可高达数千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