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二手衣服"灰色出口" 中国旧衣走进非洲



同样的旧衣服却有着不同的命运。

滴答网讯    在这个换季的时节,一些二手衣服被焚烧填埋,一些经纤维化处理成为工业原料重复利用,还有一些漂洋过海到了世界最大的旧衣服市场——非洲。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中国二手衣服出口非洲,这个最早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的行业去年又开始活跃起来。《南方日报》本月报道称,广州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二手衣物产业链,其中大部分出口到了非洲。

这是一条需要消弭误解和加强规范的产业链。与欧美二手衣服流通市场不同,中国的这些企业存在合法性的问题。硬币的另一面是,面对非洲大陆对于二手衣服的需求,欧美国家已经吃掉一大块蛋糕,中国企业也在抢占市场份额。

“我希望政府制定相关法规去规范这个行业,让真正从事这个行业的企业能合法经营,并去扶持合法有资质的企业做大做强。”中国旧衣服网创始人方晓东告诉本报记者。

二手衣服出口非洲的产业链可以分解如下:出口企业委托他人在市场上“淘宝”,这是收货物;发货则是通过委托贸易公司,面向非洲市场。进价低则三五百元/吨、高则两三千元/吨;出口价低则数千元高则上万元。但考虑到旧衣服转卖的损耗(批量收集质量参差不齐)以及人力和运输成本,旧衣服出口已经不再是一个暴利行业。

市场规模几何

中国旧衣服出口到非洲最早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那时候还只有广东一两家企业,随后十几年这个旧衣服出口行业发展缓慢。方晓东称,2012年,从事旧衣服出口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中国的旧衣服市场规模有多大?河北科技大学纺织服装学院2009年对河北省居民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一半居民家庭存放30件以上的大件废旧服装,而每个家庭每年还要购买10件以上的新衣服。该调查粗略预计,2012年全国或有价值约2000亿元的废旧衣服被淘汰。

方晓东告诉本报记者,2012年注册成为中国旧衣服网会员的企业猛增。

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纺织品生产量达4300万吨,我国每年扔掉的旧衣服约有2600万吨,而我国每年约回收几百吨废旧纺织品。

大多数旧衣服深藏衣柜或被掩埋在垃圾堆里。熟悉二手衣服处理的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出于卫生等因素,我国禁止旧衣服成衣销售,但允许用于回收分解加工成原料。

在方晓东看来,中国的旧衣服出口市场发展最大问题就是合法性。而在美国、日本、英国、巴西、印度等国将其作为一个环保行业来支持,如旧衣服原料回收免费,甚至还有补贴。

出口成为盘活旧衣存量的一个渠道,目的地主要是非洲。

一名钟姓的旧衣服出口企业主告诉本报记者,中国参照国际旧衣服出口标准,将回收过来的旧衣服分为A类、B类、C类。

“A类旧衣服要求七成新以上,不脏不烂不褪色不起毛球,B类旧衣服的要求比A类低一点,C类货更差,不好卖。”他说。

由于非洲旧衣服市场庞大,各类货色衣服都有需求。旧衣服出口企业会从专门从事旧衣服回收的个体户或企业那里进货。

方晓东称,每个地方的旧衣服收购价格不一,相当混乱,“河北旧衣服统货(未经分拣处理)每吨大概在300~600元,浙江每吨大概在1200~1800元,而同样的货在广州大概每吨2000~3000元。一般来说,沿海港口城市的价格高于内地城市,而且价格一步步上涨。”

事实上,旧衣服销售并非像人们想象中的“脏乱差”,成色差的旧衣服会二次利用,比如经过纤维化处理用做工业原料。

日本就有企业在中国回收废旧衣料,运回日本生产再生纤维后又作为布料和纱线出口到中国。已经有企业讨论在中国建设回收利用设施。

盈亏之间

按照正规的渠道,只有成色好的衣服经过消毒处理才会分拣压缩打包,通过委托贸易公司等途径出口到非洲。

一般来说,国内出口旧衣服则按货船卧柜算,一个卧柜大概能装28吨旧衣服。

方晓东告诉本报记者,一吨旧衣服出口到非洲价格一般在4000~20000元左右,这与货物的成色有关,比如货物里有皮料,价格能超过一万。“假如回收一吨旧衣服花3000元,经过挑拣后可能只有三分之一夏装,再算上人力成本、运输成本,利润并不是太高。”

钟先生称,正常来说,一条卧柜的旧衣服货值20多万元,但是最后毛利大概在3万元。

方晓东说,目前中国打开的市场主要在非洲南部、西非、中非地区。

上述钟姓企业主称,中国旧衣服运往的西非国家如贝宁,东非国家如肯尼亚,中非国家如乌干达。

非洲国家如坦桑尼亚、乌干达和肯尼亚把二手衣服称为mitumba,意思是“包”。这是因为美国等国家的二手衣服打包后(一般是半吨一包),通过商船运到非洲,所以mitumba是当地人对进口旧服装的统称。在当地有规模大小不一的mitumba市场。

最近几年非洲人对旧衣服的质量、款式流行的要求越来越高。“虽然非洲消费者买B货稍多,但是在他们眼里中国A货比美日韩质量稍差,B货相当于美日韩的C货。所以货色好坏决定了我们的盈亏。”钟某说。

除了中国,目前出口旧衣服到非洲的国家主要是美国、英国、荷兰、日本、韩国。据方晓东了解,目前美国出口旧衣服在非洲市场占有率达到70%以上,随后是日韩等发达国家。又以法国为例,马达加斯加2011年从法国进口的旧衣服属其第十大进口商品,进口额685万美元,占进口总量的比例超过3%。据四川省商务厅网站介绍,西非国家喀麦隆一年从欧洲进口2万多吨旧衣服。

但非洲并非二手衣服的销售天堂。出于担心旧衣服市场阻碍当地服装纺织业发展,一些非洲国家禁止进口旧服装。如尼日利亚将旧衣服列入绝对禁止进口商品中。各国旧衣服进口关税不一,以西非国家塞拉利昂为例,旧衣服到岸价格为1美元/公斤,征收的关税和销售税分别为20%和15%。

合法性难题

对于旧衣服出口,包括方晓东和一些企业主都表示,自律和他律是这个行业健康、持续发展的前提和必要条件。

“我不明白这个行业在中国为什么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上述钟姓企业主称。

方晓东说,目前这个行业多数都是散户,大型公司不到20家。一些小公司想去注册却找不到对应的注册类型,只能注册贸易公司,而另一些散户则为了偷税而不去办这个执照。另外,海关报关也没有旧衣服这一项目,只能以纺织品类或废旧类报关。

而少数商家将回收来的旧衣服贴牌或非法翻新等行为扰乱了市场秩序,为行业带来恶名。

方晓东建议,随着这一行业壮大,政府应该制定相应法规来规范其发展,“比如说不法的商家取缔掉它的营业资格,去扶持合法的有资质的企业。”

钟某称,这行利润已经不高,随着回收旧衣服原料价格水涨船高,如果对旧衣服质量控制不严格,还可能亏本。因为如果供货方不够诚信将一些垃圾塞到旧衣服里,这就需要清理成本,如果质量太差一天就白干了。

旧衣服市场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是人才紧缺。方晓东告诉本报记者,目前从事旧衣服出口行当的人文化水平偏低,外语交流及网络应用能力不行。这也使得中国尚未完全打开非洲庞大的旧衣服销售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