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乐之城》:“新物种”的诞生

    电视综艺遇冷,网综强势夹击,在不算乐观的大环境下,《幻乐之城》试图在原创综艺道路上摸索出一种新的模式

    演员李沁蹲在纸箱里,身旁是垃圾堆。她缩着手,脸上一副柔弱无助的表情。路灯照亮了她孤单的身影,这时一个女孩跑过来,蹲下来对着她说:“哇,好可爱的狗狗啊!”

    另一个画面里,李沁被装进箱子里,跟着车愈行愈远。透过纸箱的口,她看到的是一个小男孩追了上来,呼喊着她的名字。她敲着纸箱,却还是改变不了要离开的这一事实。

    李沁又回到了垃圾堆,被一位老人带回了家,陪着她一起生活。最后,却也只能看着老人离世,空空如也。

    这是综艺节目《幻乐之城》第八期的唱演片段。李沁扮演的是一条狗,她的“主人”是一位女孩、然后是位小男孩,最后是位老人。在被拾到和被遗弃的循环中,她唱着梁静茹的《崇拜》。

    播出后,这一唱演片段在微博转发上万,不少人评论“看哭了”。王菲说这段表演非常感人,并透露李沁做了一段非常巧妙的改动:本来是从人的角度来演,变成了以宠物的视角来诠释两者之间复杂的感情和世事变迁。

    在每一期的《幻乐之城》里,当期的4位艺人要参加一个一气呵成的8分钟故事拍摄,在表演中又要唱一首与故事主题相关的歌。当这个片段在节目录制现场播出后,演员的表演、歌唱将受到“幻乐体验官”王菲和幻乐好友的点评。

    《幻乐之城》第二期,马思纯表演作品《录像带》

    “做电视节目做那么多年,任何一个新的形式都应该去尝试。”监制洪涛在接受采访时说,《幻乐之城》是对电视节目的一个新尝试,而联合出品人梁翘柏也说这是在“创造一种新的可能性”。但事实上,对于唱演结合,同时强调“实时唱演画面,无后期剪辑”的《幻乐之城》,两人期待的,不仅仅是做到新奇:它要在找到一条继续走下去的原创综艺之路中,为近几年节节败退的电视综艺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顶配的压力

    7月20日,《幻乐之城》首播,在一片“王菲要上综艺了”的欢呼声中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它被定义为真人秀,却又不像真人秀:没有太多嘉宾们的互动和一个个需要去完成的任务,也没有一条明确的主线和目标。

    去年年底,梁翘柏给洪涛看了一个样片,内容、形式都与节目中的唱演片段类似。洪涛被这种表演方式吸引住了,今年3月,节目组见了王菲,直到4月才定下来《幻乐之城》的基本形式——用梁翘柏在开篇时说的那句话就是:“我想把音乐、电影和现场结合在一起。把一气呵成的音乐现场,用电影的呈现方法直播出来。”

    参与《幻乐之城》的制作后,洪涛却数次在心里“默默后悔”当初的决定。他很忐忑,而这种忐忑也来自于湖南卫视对《幻乐之城》的重视。《幻乐之城》得到了湖南卫视的顶级配置:两个3000平方米的录制棚、总计700位工作人员的团队……《幻乐之城》像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孩子。

    执导过多届跨年演唱会的安德胜为节目总导演,六季《歌手》的音乐总监梁翘柏担任幻乐发起人,加上监制洪涛,以及主持人何炅,整个团队十分“豪华”。

    开播前,《幻乐之城》就吸引了一大票注意力,不少人期待它将会给电视综艺带来新的局面,甚至打破电视综艺的冬天。

    《幻乐之城》第一期,黄晓明表演作品《独木桥》

    电视综艺的冬天

    电视综艺的冬天早已到来,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收视率下降、网络综艺挤压生存空间、观众审美疲劳……

    另一方面,网络综艺的来袭使得电视综艺有了强劲的对手。《奇葩说》《吐槽大会》等综艺节目扛起来首批现象级网综的大旗,在娱乐性之外又兼具深度,给观众带来了许多尖锐话题的思考空间。而近年来,《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网综又开拓了选秀节目的新天地,尤其是后者,更是掀起了自2005年《超级女声》之后的最大范围的关于选秀节目的讨论,“出圈”的王菊、杨超越成了一时风头无两的话题人物。

    不过,近年来,电视综艺也有新风景。《声临其境》《演员的诞生》等节目自上线之初便赚足了眼球,前者的话题度和口碑称得上是双丰收,后者因章子怡、袁立等人引起的讨论堪称去年娱乐圈年度事件之一。在原创势力占据下风的大环境里,这些节目另辟蹊径,开拓了电视综艺的另一种可能性。同时,在强调娱乐性之外,原创文化类节目异军突起。《朗读者》《国家宝藏》《中国诗词大会》都曾刮起过一阵文化风潮,但其中的现象又不免令人担忧:在各种引进的大环境下,成功的原创节目多为由央视领头的文化类综艺,多元性稍有不足。

    电视综艺遇冷,网综强势夹击,在不算乐观的大环境下,《幻乐之城》试图在原创综艺道路上是否摸索出一种新的模式,也还是个未知数。但它的出现,或许将回答一个疑问:在一个更为依赖引进的市场环境中,一档汇集了强大班底、主流平台、与完全原创的强调概念的节目,是否能突破重围?

    “我做电视这么多年,自己都想不到这种形式,梁老师一个做音乐的,反而能够想到用音乐的元素,电影的质感,考验你的表演专业,考验你情感的打动。”采访中,洪涛多次提到的还是《幻乐之城》最核心的部分,唱演环节。导演安德胜也谈到,从电影角度来说,观众可以从《幻乐之城》里看到一个作品诞生的过程。“它把整个电影,从编剧、美术、置景等这一系列全套体系集合在一起。我们也在探讨,如何让大家真实地看到一个秀的过程。”

    《幻乐之城》第一期,易烊千玺表演作品《对不起》

    它是一个新物种

    如何创造并让观众看到这场真人秀,也是洪涛一直思考的问题。从故事的大概方向的确定,再到艺人与导演的沟通,最后到舞台的呈现,每一步都是一个“大工程”。“在有限的八分钟当中,设计一个怎样的场景、操作系统、美术团队都有详细的沟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详细想法,为了达到共同的认识都会开会讨论。”洪涛说。

    王菲也会参与这些讨论,而这正是梁翘柏请她来把关的原因之一。“她的审美注定了她高于同时代的很多人,从音乐到穿衣的风格。包括在舞台上一针见血的点评,起到很好的这样一个作用。她的经验还是很厉害的。”

    但为了将梁翘柏那“音乐、电影和现场结合在一起”的形式变为现实,复杂而巨大的工作量不可避免,再加上直播后台表演的方式,以至于几百个人的团队里,“一个人稍微走下神就会成为一个事故”。洪涛说到,由于在直播时不能用声音指挥,一指挥就会被声音收进去,因此录制团队只能用默契卡拍子。而多处场景的不断变化,使得直播时不时有镜头穿帮,这在任素汐、韩雪的表演里都是存在的。

    作为节目核心的唱演片段,也会遭受到观众的误解。其一是不少观众就将其视为用真人秀的方式去拍音乐MV。洪涛把这种看法视为观众对《幻乐之城》这个“新物种”的误解,而梁翘柏则认为这是合理的想象,但也只是一时的。“现在我们有自己的语言,可能有一个更宽的可能性,以后慢慢发展,肯定不是MV那么简单。”

    王菲(右)担任幻乐体验官,梁翘柏(左)担任音乐总监

    直播的形式也遭到了质疑。很多人质疑唱演片段那“实时无剪辑”的说法,还不如干脆整场节目都采取直播的方式。洪涛也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说考虑到电视工业的标准化制作模式,整场节目,除了唱演片段外仍需要后期,再加上演员、档期等不确定因素,最终还是选择了用录播的形式。

    此外,它还有更现实的问题要面对。顶级待遇、亮点颇多,却没成为传统意义上的流量爆款。“它是一个新物种,我们要给原创一点空间、给观众一点时间。”洪涛说。

    看天下431期娱乐

    the end
    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澳伍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