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现象,正在成为精神毒品:低质量的快感,会彻底废掉一个人

    低质量的快感,是个大坑。

    最近这一两个月,不管你爱不爱看电视剧,想必都听过《延禧宫略》和《如懿传》。这两部剧爆火的程度,可谓解救了全平台选题艰难的新媒体编辑。

    《延禧宫略》已收官,收视率突破100亿,完全超过了主演们的期待。而《如懿传》也从最开始的万众期待到群嘲,再转到现如今的口碑翻盘。

    今天我们不想讨论太多剧情,只想借这两部剧不同的命运,谈一谈“爽剧”和“爽文化”这件事。

    01

    《如懿传》太慢

    《如懿传》最开始被嘲讽,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观众觉得,每一集结束,都感觉没有讲什么故事。太慢了,太拖沓了。

    主演也不够养眼,四十几岁的霍建华和周迅,演十几岁的小情侣,满屏尴尬。

    其实是导演的野心太大了,他一开始就把这部剧,定调为帝后婚姻的大悲剧,一部鸿篇巨制,真正的悲剧。

    何谓悲剧?那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一点一点撕裂给别人看。

    所以,他选择了一种慢慢铺垫、娓娓道来的方式,有些情节,可能就靠演员在那里讲台词,讲很久。情绪非常细腻、克制。

    很多地方,如果演员这时痛哭一场,观众就会跟着哭,但他们没有。这明显和观众们的喜好不尽相同,观众喜欢看的,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快意恩仇。

    但《如懿传》的关键词是“忍”,所以它从一开始,就失去了很多习惯了“倍速快进”看剧的观众。

    比如,在如懿被自幼一同长大的婢女,为了上位诬陷自己谋害皇嗣时,如懿震惊,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怔怔的。

    她很心痛,但没有撕心裂肺,没有破口大骂,没有痛哭流涕,全程都很克忍。

    这样的表演,虽然更贴近人物的性格,更贴近人性,但是不够爽,不够迎合观众口味。

    所以《如懿传》一开播,就口碑和播量都失败了。

    02

    《延禧攻略》很爽

    就在大家群嘲《如懿传》的时候,还忍不住拿《延禧宫略》起来跟它比。

    《延禧宫略》的爆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它集中了“爽剧”的所有特点。

    女主从未失手,一路开挂,从宫女到皇后,所有事情都在她意料之中。习惯把丑话说在前头,对我不住的人,也必定还以颜色,而且还不会拖太久,两三集之内,必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没有隔夜仇,只有现世报,是《延禧宫略》最讨好观众的地方。为了让剧更爽,还有很多不符合逻辑的桥段。

    比如说,女主魏璎珞,竟然可以引来天雷,劈死杀姐仇人裕太妃,甚至在她咆哮控诉完,雷就掐好了点儿,不偏不倚地只劈死了裕太妃。

    比如说,一手遮天的高贵妃,竟然在看彩排的时候,就轻而易举地被铁水泼死,而同样受伤的娴贵妃不日就痊愈,她则药石无灵。

    《延禧宫略》所有的台词都是现代化的,奴婢可以随意顶撞吐槽皇帝,它就像一部宫廷青春偶像剧,不烧脑,不费劲,不磨叽,就算逻辑漏洞百出,观众也能一笑置之,总之看得爽就成。

    03

    爽文化+奶头乐

    两部剧其实都是在制作精良的,比如在服饰、场景布置方面,都颇有可圈可点之处。

    两部剧的根本不同,是一个“忍”,一个“爽”,一个适合慢慢品,一个适合倍速看。

    说实话,我最开始看《如懿传》的时候,我也看不下,心里想的也是,怎么这么慢啊!怎么还不撕起来啊!怎么还不斗啊!

    前两集看得昏昏欲睡,就弃剧了。

    后来无意间看到了一篇《如懿传》的影评,里面有几句话让我陷入沉思:

    “它不够爽,不够甜,不够快。所以,这部剧与习惯碎片化娱乐、地铁上手机二倍速播放的观众有很大的距离。但我相信,《如懿传》终将迎来它真正的观众。”

    自我检讨,我也是习惯了二倍速播放的观众。

    我也是一边骂《延禧宫略》不合逻辑,不符历史,一边追得津津有味。而对《如懿传》,则十几分钟就失去了耐心。

    “爽文化”,真的称得上是一种精神鸦片了。它让人离了它,就按耐不住,坐立难安。

    人们习惯把奇遇般的好运称为“金手指”。

    无论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套路,还是长盛不衰的宫斗剧,爽文、爽剧都无不在围绕着一个核心,那就是主角在金手指的帮助下,由弱变强,对那些曾经迫害过自己的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主角要不就是一帆风顺,要不就是总能遇贵人逢凶化吉,轻松跨越阶层,这种设定,让观众看得很爽、很有安全感。

    现实生活有多让人觉得压抑痛苦,跟着爽剧的主角一起打怪升级,就有多满足。这便是“爽文化”流行的一个重要的心理基础。

    上世纪90年代,美国旧金山曾举行一个汇集了全球500多个经济、政治界精英的会议。会议讨论的一个问题,就是贫富悬殊。

    90年代的美国,正处于经济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但也逃不过“二八定律”,20%的人占着80%的资源,而剩下80%的人,就成为了边缘人。

    二八现象如果不加以控制,最终导致的后果就是你死我活的阶级冲突。

    所以,为了消耗掉“边缘人”的精力和不满情绪,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便提出了一个著名的战略——“奶头乐”。

    这个战略的核心,就是生产大量发泄性、满足性的娱乐产品,以此占用他们的时间,让他们渐渐失去思考的能力,让他们只要有一口饭吃,有一份工作做,就沉浸在快乐中,就像婴儿塞上了奶嘴,不再哭闹,安于现状。

    爽剧也好,游戏、各种短视频也罢,都像一种快乐麻醉剂,能让在生活中挣扎喘息的人们,通过短暂的意淫获得些许幸福,人们沉醉其中,一刷就是一个小时,这些产品,无疑就是新时代下的“安慰奶嘴”。

    04

    发泄性游戏,满足性娱乐

    “安慰奶嘴”的形式有两种:

    一种是发泄性娱乐:如色情行业、网络暴力游戏等;

    一种是满足性游戏:如肥皂剧、偶像剧、真人秀等大众娱乐节目。

    今日的中国,经济的发展,物质的丰富,和90年代的美国相比,肯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阶层开始出现固化,没有好爹的年轻人,上升的路子越来越难走,空间也在缩小。

    另外,互联网的普及,也在让我们产生了一种错觉。

    一方面我们获得信息,获得某项技能的途径越来越多,越来越容易。但另一方面,我们独立思考的能力却在越来越弱。

    纸质书的没落,阅读的衰微,正在加速这一进程。

    中国人,真的已经好久不读书了。

    去年,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公布了一组数据:“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国年满18岁的成年人中,有63%一本书也没读过。”

    但和日渐衰微的纸质阅读现状相互映衬的,却是层出不穷,火得一塌糊涂的短视频APP、直播、网络游戏。

    新华网发布了《95后谜之就业观》,图表显示:“有54%的95后,最向往的职业是当网红。”

    为什么是网红,因为这是肉眼可见的,受益最高,成名最快的职业。

    而我们也有这个土壤,大众的业余生活,几乎被这些占满。大众的审美和思考能力,也深深受其影响。

    所以当网红,只要抓到了大众的发泄点和满足点,没营养也没关系,反正能火,一火就能接到一条几十万的广告。连小孩子,都会用父母的手机给心爱的主播打赏几千几万的。

    相比之下,读书真是太辛苦了,认真工作太苦逼了。

    并不是歧视网红这个职业,而是当青年们,走在路上都在打游戏,刷短视频,回到家也是一刷就几个小时,甚至把流量明星当人生目标的时候,这不是太可怕了吗?

    05

    别让安慰奶嘴放进你的嘴里

    截止到9月10日,《如懿传》的豆瓣评分已经从6.6上升到7.3,全网口碑也在渐渐回涨。

    那些还静得下心来的人们慢慢发现,《如懿传》要展现的,是后宫百态,是一出深沉的,没有赢家的悲剧,它很多镜头,都耐人寻味,就像一部悲凉之雾,遍布华林的《红楼梦》。

    而这些,是倍速快进看剧,和《延禧宫略》那种“你打我一巴掌,我马上还你两耳光”的爽剧所没有的深刻内涵。

    承认吧,中国其实从不缺有想法的导演,有才华的编剧,有天赋的演员,我们缺的,是有耐心,静得下心的观众。

    其实爽剧,只是“爽文化”的一个折射。它提醒我们,当我们的业余时间,过得太爽、太解压、太惬意时,我们可能正在咬着一个没营养的安慰奶嘴。

    让习惯了快节奏生活的人突然停下来,平心静气地读书,思考,可能很难。但这却是保证我们不被边缘化的最后防线。

    所以,别让安慰奶嘴塞进你的嘴,别让你的生活被发泄性娱乐和满足性游戏塞满,保持一个能独立思考的头脑,和一颗能有耐心,能细品的心。

    如此,这个时代真正的美好和机遇,你才能遇到、抓到。

    the end
    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澳伍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