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和议员谴责“禁止穆斯林移民”言论

    在充满挑衅的首次议会演讲中,昆州参议员Fraser Anning呼吁回归“欧洲基督徒”移民体系,禁止穆斯林移民到澳洲。


    “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有权坚持那些被允许来到这儿的人主要反映澳洲社会的欧洲-基督徒组成成分。”他在上院说。


    他说穆斯林社区“一直自我显示为最无法融合和同化的社区”。


    Anning说:“解决移民问题的‘最终解决办法’当然就是公投了。”


    “最终解决办法 (final solution)”是希特勒领导下的纳粹德国使用的描述大规模屠杀犹太人的用词。


    对于这名Katter’s Australia党议员的第一次演讲,特恩布尔说:“我们谴责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我们应该谴责和反对Anning参议员的言论。”

    “我们国家不是以种族、宗教、文化背景或者民族背景来定义国籍和身份的。”


    “Anning参议员的言论令人震惊。我谴责并完全拒绝接受。”


    “我们拒绝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


    各位议员发表了他们对这番言论的看法。


    “我对他的言论感到震惊。”
    - 一国党领导人,也呼吁终结穆斯林移民的宝琳.韩森

    “这些言论无知且麻木,它们具有伤害性,而且分裂社会。”
    “我呼吁Fraser Anning 不仅道歉,并且前往访问大屠杀纪念馆。”
    - 内阁部长JOSH FRYDENBERG

    “简单的事实是:因为来自各国的移民加入我们,我们成为一个更强大更好的国家了。”
    - 反对党领袖比尔.肖顿

    “‘最终解决之道’指其他含义是不可思议的……应该被谴责。”
    “当你看《辛德勒的名单》时很多人都哭了。人们在那个年代经历的恐惧是今天我们捍卫我们的价值观的理由。”
    - 内务部长达顿

    “澳洲参议院有人声称自己对二战,以及和那场浩劫相关的用语无知,所以使用那样的语言就是个事故,这是不可接受的。”
    - 工党副党首 TANYA PLIBERSEK


    “我们应该团结起来谴责昨晚不幸地错误地在参议院用的那些词。我甚至都不想他的名字。”
    - 副总理MICHAEL MCCORMACK

    “我厌倦了一次一次需要站起来和诽谤者辩论。"
    - 工党议员ANNE ALY (联邦议会第一位女性穆斯林议员)


    “想想看今天在澳洲的部分学校会发生什么。我们这些被歧视的人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也知道领导者的言论能起什么作用。”
    - 工党参议员黄英贤


    “这是对一个有多种意思的短语反应过度。没人拥有‘final solution’这个词组。”
    “如果你是那种动不动就被冒犯的人,那么你去哪都会被各种事冒犯。”
    - 自由民主党参议员 DAVID LEYONHJELM

    “我们作为政治领导有责任大声疾呼并反对那实际上是法西斯主义的世界观。”
    - 工党议员PETER KHALIL

    “他冒犯了基本上所有澳洲人,除非你快成为3K党成员了。”
    -独立参议员DERRYN HINCH

    “澳洲被迫要面对这样的现实:那就是有人出于政治动机,利用种族、民族和宗教问题做文章。”
    -绿党领袖RICHARD DI NATALE

    “这是一个穿越过来的短视的红脖子。现代澳洲已经前行了。”
    - 工党议员GRAHAM PERRETT

    “Fraser Anning对于移民的观点不代表政府的观点,也不是公正的澳洲人的观点。我们会一直保持非歧视性的移民政策。”
    - 多元文化部长ALAN TUDGE


    新闻来源:https://www.sbs.com.au/news/appalling-how-politicians-responded-to-anning-speech

    http://www.abc.net.au/news/2018-08-14/fraser-anning-maiden-speech-immigration-solution/10120270

    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澳伍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