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卡被吞,被告知隔天来取,女孩说出五个字,工作人员慌了...

    赵毅,今晚聚餐,你去不去?说完这话,王浩又自打了两个嘴巴子,一脸歉意的继续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你看我这嘴,赵公子从来不参与花钱的聚会,我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当王浩说完这番话之后,其他几个同事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赵毅,其实聚一次餐而已,用不了几个钱,你不会这么穷吧。

    是啊,也没让你请客,AA制,你还怕吃穷了自己?

    这件事情是王浩故意挑起来的,可他现在又做出一副袒护赵毅的样子,对其他人说道:你们可不能这么说赵公子,听说赵公子连坐公交的钱都省着,每天走路上下班,多低碳,多环保啊。

    说完,王浩拍了拍赵毅的肩头:赵公子,你的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啊。

    赵毅看着这些人的嘴脸,忍不住摇了摇头,他虽然现在穷,可也是靠着自己的双手去打拼。

    但是。

    穷,就真的该被别人看不起,穷,就该被别人嘲笑吗?

    或许这个社会的风气就是如此,笑贫不笑娼。别人只会在意你有没有钱,有没有社会地位,不会管你有没有努力奋斗,更不会管你是不是在自己的职业上兢兢业业。

    毕竟这就是金钱时代,有钱的,有地位的,就是老大,就是社会上层人。而那些在下层努力奋斗的人,就是他们鄙视,嘲笑的对象。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衬托出他们的高高在上,才能满足他们的那颗虚荣心。

    真踏马是狗日了的时代。

    赵毅拍开王浩搭在肩头的手。其实他并不只是穷鬼,只是平时低调罢了。

    实际上,他家里富可敌国,但是因为家族的规矩,二十二岁之前必须要过普通人的生活,美其名曰先苦后甜。

    这事情,赵毅虽然可以理解。但是心中却难免有火气。

    就因为自己低调,平时穷,就要被人欺负。而且今天的事情还只是人生中的冰山一角而已,从小到大,受过的白眼不知道有多少。

    赵毅很想冲动的爆呵一声老子是豪门,可他知道没人信。反正这么多年都熬过去了,也不差这几天,更没必要呈一时之能。

    但这些羞辱,以后必定要加倍奉还。

    看着赵毅不说话,王浩轻蔑的看了一眼,废物就是废物,被他这么挑衅,居然还不生气,真是窝囊到极点了。

    可是上头有交代任务,必须要想个办法把这家伙开除才行啊。

    赵毅,不是我说你,你来公司这么久了,聚会一次都没有去,跟同事之间的关系也生分,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要不干脆这样,今天你请客吧。王浩又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教育着赵毅。

    赵毅心中冷笑,这个嘴抹蜜饯,心思歹毒的家伙,摆明是想给他难堪。

    还是说,你看不起我们这些同事?王浩冷笑道。

    还不等赵毅反驳,王浩立马又拍桌子怒喝:赵毅,我可是为了你好,你别不识抬举。

    赵毅眉头一皱,有些忍不住了。但刚要说话的时候,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朝着赵毅走来。

    行了,别为难赵公子了,他怎么可能有钱请大家吃饭。

    吴梦婷说完,瞪了一眼王浩,心想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真是个废物。

    赵毅看到她的时候,眼神里一阵复杂。

    她叫吴梦婷,是赵毅的女朋友。

    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前女友,因为两人已经分手几天了。

    梦婷,你……”

    别叫得这么亲热,我跟你再也没有半点关系。吴梦婷神情冰冷的看着赵毅。

    赵毅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什么。

    在赵毅眼里,吴梦婷只是跟她闹脾气而已,只要哄一哄,肯定会想之前一样很快就能够合好。

    而且,赵毅,你也别天真的以为我还会跟你合好!你别做梦了,我是来告诉你,你被公司开除了。吴梦婷一脸嫌弃的说道。

    开除?

    赵毅懵了!

    虽然这份工作对他来说可有可无,而且他在这里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吴梦婷,可无缘无故被开除,还是让他想不通。

    为什么?赵毅狐疑的问道。

    吴梦婷冷冷一笑,也不怕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羞辱赵毅,直接说道:因为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上班,哪怕我想到曾经跟你在一起,我也觉得恶心。

    赤裸裸的羞辱,而且还是在这么多同事的面前,赵毅脸颊滚烫,不过他想不明白,以前的甜甜蜜蜜,为什么短短几天她就变脸这么快。

    为什么?

    为什么?吴梦婷冷冷一笑,说道:因为我现在知道钱的重要性,你可以说我爱慕虚荣,也可以觉得我拜金,但现实就是这样,有情饮水饱的日子,那是傻子才向往的。

    钱!

    原来这一切,竟然还是因为钱!

    赵毅满脸苦笑,只要再坚持几天,我就可以告诉你我出生豪门,我赵家拥有富可敌国的资本!

    而你也有当富家阔太的机会,但没想到你却在这时候跟我撕破脸。

    他是谁?赵毅无力的问道。

    这份真挚的感情,终究还是败给了金钱。即是现实,又令人觉得可笑。

    是我。这时候,部门主管杨丰走了过来。

    中年离异男子,有车有房,和现在的赵毅相比,条件的确好很多。

    杨丰走到吴梦婷身边,直接把吴梦婷搂在了怀里,一脸挑衅的看着赵毅:就是我把你开除的,你要是有什么异议,可以直接去找上级领导,但是他们肯定不会搭理你。

    赵毅没有看他,而是转头望向吴梦婷:这就是你的选择?

    吴梦婷嘴角上扬,冷笑道:他虽然没有你年轻,但是却比你懂得女人心,而且他比你有钱多了,可以给我想要的生活。我可不想再陪你过苦日子,当一辈子的黄脸婆!

    当吴梦婷说出这番话之后,感觉心中的担子一下子变轻了,她再也不用跟赵毅过那种苦日子了。

    赵毅沉默片刻,最终点头:好!如果这真的是你的选择,那么我尊重你。

    而就在这时,赵毅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老爸要出国了,提前给他交代事情,这就意味着自己的身份马上就可以恢复了。

    好,吃了饭我就回去,你来接我吧。

    挂了电话,赵毅重重的吐出一口晦气,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翻身的机会,可以扬眉吐气了。

    今晚不是要聚餐吗?不用聚了,我请整个部门的人吃饭。

    妈的,身为一个一直被人鄙夷的穷逼。这是赵毅翻身后,第一次说出的豪气话。

    而且这破公司,明天就把它买下来,看谁还有资格开除他。

    哟,赵毅,你突然发财了?

    这个电话,不会是你家里拆迁了吧,赔了多少钱啊。

    你不会请我们去吃路边摊吧?

    赵毅扯了扯衣服,说道:路边摊怎么行,今晚去明园酒店。

    明园酒店!

    当赵毅说出这句话之后,几位同事震惊得目瞪口呆,明园酒店可是五星级酒店啊,这家伙不会真是家里拆迁天降横财了吧?

    杨丰冷冷一笑,死了的鸭子嘴硬,都失业了,居然还敢装逼,就给你个机会装。

    好啊,反正今晚我也没事,就当吃个散伙饭吧。杨丰率先开口说道。

    其他同事自然是连连点头,明园酒店呢,这种高级地方他们从来没有去过,能吃好的,而且不用自己花钱,当然要去。至于赵毅有没有能力付钱,会不会被打断腿脚都不是他们会关心的事情。

    吴梦婷怒其不争的看着赵毅,心里庆幸自己醒悟得早。这个家伙除了吹牛,什么都不会。还自称赵公子,真是可笑。明明已经丢了工作,居然还敢请他们去明园酒店吃饭,一身的穷酸骨气,让人作呕。

    下班之后,一行人结伴朝着明园酒店而去。

    赵毅坐上了杨丰的奥迪,上车之后杨丰就提醒道:小心点,我这可是真皮座椅,要是坐坏了,你赔不起。

    赵毅笑而不语,望着窗外,老爸让直升机來接他了。而且他之所以把吃饭的地点选在明园酒店,是因为明园酒店的天台上有停机坪。

    让他们知道直升机來接自己,让吴梦婷知道自己原來是個超级豪门子弟,不知道她会做何感想呢?

    到了明园酒店,赵毅直接開了最豪华的包厢,再度让那些同事傻了眼。

    当他们得知这個包厢最低消费是18888的時候,觉得赵毅肯定是疯了。

    一顿饭就要快两萬块,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杨丰心中冷笑,让你小子裝逼,等会儿付不出钱的時候,就可以等着看笑话了。而且他可以肯定赵毅家裡不可能发生拆迁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赵毅的底,吴梦婷给他說得清清楚楚。

    随着服务员把一道道的菜送进包厢,介绍菜品的時候,那些同事更是懵圈了,鲍參翅肚在这桌上,仅仅算是小菜而已啊!

    这樣的豪华大餐,别說吃过,他们見都没見过。

    这時候,所有人的眼神都放在了赵毅身上。

    这家伙真的有钱买单吗?不会吃了之後让他们掏钱吧?

    赵毅看出了众人的疑虑,淡淡一笑:放心吃吧,绝不会让你们掏一分钱。

    赵毅,你可别開玩笑,我可是一分钱没帶的。

    我也是,我钱包落在公司了。

    对对对,我的钱包也忘了拿。

    看着几位同事一副害怕花钱的嘴脸,赵毅冷冷一笑,现在都手机支付了,有没有帶钱包重要吗?

    我說了我请客,你们就别担心了,赶紧吃吧,菜凉了可就变味了。

    原本他们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尝一尝,听到赵毅的话,终于可以放心的胡吃海喝。

    杨丰雖然有点小钱,但是这种豪华的筵席他也没吃过,很不风度的大快朵颐,完全忘了自己在赵毅面前高高在上的樣子。

    唯独吴梦婷难以下咽,因为她知道赵毅在强裝镇定,就算他真能够付钱,但也是他一辈子的积蓄了吧,用全部的积蓄來给自己撑面子,他脑子裡难道是屎吗?

    推杯换盏之间,一顿饭很快就到了尾声,众人開始紧张了起來,因为马上就要付钱了,萬一赵毅拿不出钱怎么办?

    就在这時,一個经理模樣的人走了进來。

    赵先生,您签個字就行了。经理对赵毅說道。

    麻烦你了。赵毅笑了笑,鬼画符般签了单。

    如果您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時叫我。经理說完这番话就走了。

    看得出來,经理对赵毅的态度非常恭敬,而且还是用尊称,但这怎么可能呢?赵毅这穷屌丝,什么時候有这么大的能耐。

    赵毅,这就算是给过钱了?王浩诧异的对赵毅問道。

    差不多了,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你们一起吗。赵毅站起身說道。

    其他人齐刷刷的站了起來,不敢多坐哪怕一秒钟,因为他们怕赵毅没给钱,这家伙要是跑了,酒店把他们逮住怎么办?

    就连杨丰也是如此,这一顿饭最少好几萬块,他也是要肉疼的。

    那行吧,一起走。

    众人站在电梯前等电梯,发现没服务员來叫他们的時候,这才松了口气。

    电梯朝上,赵毅却走了进去。

    赵毅,这电梯是走上面的,你不会是花得太心疼了,要去天台吹吹风吧?杨丰本以为能够让这家伙丢脸的,没想到他还真裝逼成功了,心裡自然不解气,要打趣一番。

    赵毅无奈的耸了耸肩,說道:我没车就不去地库了,直升机在天台等我。

    說完这话的時候,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杨丰气得咬牙切齿,这家伙还真是吹牛上瘾了,车都没有的人,居然还敢說有直升机接他。刚才赵毅那得意的笑容,如果不去打他的脸,杨丰会气死!

    杨主管,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他会不会做傻事啊?王浩說道。

    去,当然要去,有直升机接他,我们当然要開開眼界。杨丰冷笑着說道,既然这家伙不要命的裝逼,当然要去拆穿他。

    一行人也懒得等电梯了,直接爬楼梯,因为豪华包厢距离天台也不过几层而已。

    当众人气喘吁吁的爬上天台的時候,风声呼啸,哒哒哒的声音已经远去,的确有直升机刚离開。

    不是吧,难道赵毅这家伙真坐直升机走了!王浩看了看天台四周,没看到赵毅的身影,一脸错愕的說道。

    怎么可能。杨丰一声冷斥:他是什么人,难道你们还不清楚啊,他能坐直升机,我都可以坐火箭了,肯定还有其他下楼的地方,从其他地方跑了。

    对对对,这穷逼怎么可能有直升机坐呢。王浩连连附和道。

    其他人也是不相信,毕竟赵毅在他们心裡的形象就是一個抠门的穷鬼而已。

    走吧,我们下楼,赵毅那家伙肯定是从其他地方跑了。杨丰搂着吴梦婷說道。

    哦。吴梦婷木讷的回应了一声。

    离開酒店之前,吴梦婷还是不甘心的借口去上厕所,然後問了問服务员上天台是不是有两個楼道,但是得到的答案却是一個,这让吴梦婷彻底傻了眼。

    回到省城金川市,直升机停在了赵家别墅前的停机坪。

    这時候,赵毅的手机响了起來,是吴梦婷打來的。

    接通後,两人都没說话,但是直升机哒哒哒的声音却非常清晰。

    几秒钟之後,对方就先挂断了电话。

    赵毅收回手机,摇了摇头。

    我这一次出国,短期内可能不会回來了,你照顾好自己。赵浮生直接对赵毅說道。

    行,我知道了。赵毅点了点头,淡淡的說道。

    赵浮生叹了口气,他知道儿子对他多多少少有些怨念,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他能够决定的,而是他爷爷决定的,想当年赵浮生也是同樣如此。

    这是花椒银行的信用卡,额度没有上限。不过这张卡你留着,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需要拿出來。

    这卡裡面有两亿现金,你可以學學做生意,至于做什么,你自己考虑。

    这张卡是云山会所的至尊卡。

    听到云山会所这四個字,赵毅突然眉头一跳:云山会所?就是那個全国各地一线城市都有,而且只接待会员,还有会员级别之分的云山会所?

    是,云山会所的会员都是经过多方面考核的,一般人没资格成为云山会所的会员,而这张至尊卡,除了你之外,只有我和你爷爷才有。赵浮生解释道。

    赵毅拿着至尊卡的手不禁有些颤抖,心中更是一片卧槽。

    早就听說云山会所非常高级,而且针对不同级别的会员有不同的服务,没想到这也是自己家的。

    你别有了钱就花天酒地,得想想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你自己要是干不出一番事业來,今後的家产是不会让你继承的。赵浮生对赵毅提醒道。

    放心吧。我已经有创业计划了。赵毅认真的說道。

    就现在这個公司,赵毅已经决定要把它买下來了,如果对方不卖,那就入股,至少要成为一名股東。

    做上直升机返回江城,而後赵毅又联系了公司的老总,而且在很短的時间之内谈妥入股的事情。

    小小职员摇身一变成为了股東,躺在床上的赵毅,仿佛可以看到明天杨丰的嘴脸。

    他倒是要看看,杨丰一個主管,是怎么能够開除了他一個股東的!

    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澳伍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