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万澳洲年轻女性拒绝生娃 背后原因令人震惊!

    29岁的费莉希蒂·洛赫黑德(Felicity Lochhead)和她30岁的丈夫海登正处于人生中一个这样的阶段:家人和好友都很好奇他们是不是打算要孩子了。

    但对于费莉希蒂来说,她对气候变化的担忧对她的生育计划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在考虑做出这个非常大的决定时,这绝对是我会考虑的。”她说,“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因素,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因为我想考虑这个潜在的孩子的未来,如果气候变化看起来会非常具有破坏性,那么在下决定之前,我会[慎重考虑]把新生命带到这个世界。”

    来自悉尼南区Illawarra的费莉希蒂的想法并不“奇葩”。根据对6500名女性的全国性调查,30岁以下的女性中有三分之一也有类似的担忧。

    这项由澳大利亚保育基金会(Australian Conservation Foundation,ACF)和气候行动组织One Million Women于去年年底联合开展的调查通过社交媒体和两个组织的会员网络吸引了数千名妇女。

    周一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接受调查的30岁以下女性中有33.4%因为担心未来的孩子将面临“气候变化不安全的未来”而对生娃或添丁犹豫起来。

    在30至39岁的年龄范围内,该数字为22.4%,而该年龄段的女性中有45%表示她们已经生育或正计划生育,但她们依然担心气候变化对其后代的影响。

    总体而言,近90%的人表示他们“非常担心”,近80%的人表示他们、朋友或家人对于地球变暖对未来的影响感到“担心或焦虑”。

    ACF首席执行官奥沙尼斯(Kelly O’Shanassy)承认该调查是在该机构的成员和支持者中进行的,但认为她的组织“非常能够代表澳大利亚的主流社会”。

    “我们的一半支持者来自澳大利亚的郊区、乡镇和乡村,”她说,“所有民意调查都显示,现在有70%至80%的社区接受并担心气候变化造成的破坏现已到来:他们看到山林大火,看到墨累-达令河的鱼类死亡,看到大堡礁被破坏以及炎炎高温,他们不再认为这是自然周期的结果。”

    奥沙尼斯说,气候变化让年轻女性不敢生孩子的调查结果“令人吃惊”。

    ACF的目标是使即将到来的联邦大选成为“气候大选”,特别针对三个席位:Chisholm——由班克斯(Julia Banks)担任议员,后者在谭保被推翻后退出自由党成为独立议员;布里斯班东区的Bonner以及维州的Macnamara(原Melbourne Ports)。

    上周末发布的GetUp民意调查显示,气候变化在前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所在的Warringah选区是一个尖锐的问题。

    在GetUp民意调查中,6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更有可能投票选出一名计划用清洁能源取代煤炭的候选人。

     

     

    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澳伍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