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东西快绝迹了,小哥用了前半辈子,就为了留下它

    旧时光,不褪色

    岁月无论在哪里,都会带走一些东西,但是总有些有心人,愿意与时间抗衡…

    Eamon Donnelly就是其中一员,他花费了十几年的时光,孜孜不倦地拍摄墨尔本,乃至澳洲的Milk bar。

    上个世纪90年代,当Eamon发现自己童年时期的Milk bar,The Hawking Corner Store关闭时,他内心涌起了一阵心酸…

    这家甜品店,对于他来说,是小时候自己独自探险的开始,是辛苦劳动的回馈。

    但是,时光却把他儿时的记忆彻底带走了。老店一家家关门,即使还存在的,也在死撑…

    作为艺术家和摄影师的他,在此时涌现出了一个想法:

    为什么不把它们记录下来呢?这样子,在人们翻开历史画卷的时候,还能想起那些10C就能买到幸福的美好时刻。

    于是,他开始了自己浩大的工程。

    他从Geelong开始了自己的摄影之旅。

    记录下那些旧式的广告…

    那些风化的招牌…

    那些已经无人光顾的门店…

    他的行程,从Geelong扩展到了墨尔本

    又从墨尔本扩张到了维州…

    又从维州,扩展到了整个澳大利亚。

    15年间,他拍摄了成千上万的照片。

    15年间,他拜访了许多人烟稀少的郊区。

    15年间,快餐和快递在冲击这个城市的独特过去。

    但Eamon,用快门记录下来了,那些专属于澳洲人的记忆。

    最终,700张照片被筛选成书, The Milk Bars Book,记录下了澳洲人的往昔。

    “这本书是给澳洲老店的一封情书”,如今已经37岁的Eamon欣慰地说。

    “对我来说,在新时代将过去摧毁前,记录下这些甜品老店,成为了我的使命和爱好。我想,它是我童年的纪念,也是澳洲人童年的纪念。”

    这本书也追寻到了Milk Bar在澳洲的最早记录,1930年,一个澳洲人接管了一家悉尼的美国苏打水公司。

    与过去不同的是,他停止出售苏打水,而是向孩子们出售奶昔,所以将店名改成了Milk Bar,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Milk Bar成为了澳洲最成功的小生意。

    在许多家庭因为卖奶昔变得富足时,他们也将爱与甜蜜,根植到了每一个澳洲孩子的记忆里。

    而爱与美丽的故事,

    从来不会被时光冲散。

    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澳伍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