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博彩人员,留学生赌博问题调查,如果您怀疑您家人朋友同学有赌博问题,请联系及时我们
    我们是澳洲新西兰的在职赌场员工,因为工作关系我们可以出入澳洲新西兰各大赌场。我们的客人都是华人,有很大一部分为留学生,我们可调取资料赌场包括澳洲星河赌场1楼16楼17楼贵宾厅和MGF大堂赌厅,澳洲皇冠赌场3楼贵宾厅和MGF大堂赌厅,新西兰奥克兰8楼贵宾厅和MGF大堂赌厅,新西兰基督城2楼贵宾厅和MGF大堂赌厅等。如果您发现您的孩子或亲戚孩子在在读期间有大量不明金钱出入,花销无法自圆其说,请尽快联系我们,我们可以帮助到您。
    近期案例:
    三年前,中国留学生Sai Meng来到澳洲,满腔热血。当时的他是南京一所最好高中的学生干部、年轻的学者、两次作文大赛的冠军,也是所在班级学习成绩最优的学生。不过,他在澳读书的经历并不是一帆风顺,他也没有完成澳大利亚大学的学位。最终,他在一所医院的自杀监护室里度过了留学最后的日子。一切都开始于他对于赌场的一次偶然的到访,陪他一起的是来自香港的最好的朋友。他们当时每人手拿100元,说好了一旦输光就离开。他的朋友信守了诺言,然后他却成了赌场的常客。
    这只是赌博恶习影响成千上万留学生的一个案例,这些留学生大多来自亚洲国家。本着留学的宗旨来澳,最终却成了问题赌博者。澳大利亚赌博研究报告称,国际留学生陷入赌博问题的比例为6.7%,而全澳的问题赌博比例仅有1%。算上数以50万在大学、职业学校和中学读书的留学生,这就意味着有3.5万问题赌博者,很多学者认为比例还会更高。根据移民部数据,澳大利亚留学生大多数来自中国(29%)和印度(13%),其中单就大学来讲,中国留学生占到40%。研究报告称,中国和其他亚洲国际留学生尤其容易受到赌博成瘾问题的困扰。报告指出,其中的男性留学生更是高风险份子。这主要缘于他们缺乏经验、自闭、和家庭以及朋友分离的原因。而有接近50%的国际学生年龄位于20岁至24岁之间,因此更难以抵御诱惑。对于像Sai Meng来说,来到澳大利亚可能是第一次离开家,第一次离开亲人和朋友,他们所带来的不仅仅是行李,更是沉重的家庭期望。
    澳大利亚赌博研究机构数据显示,很多留学生抵澳后,出现文化、学术和经济压力,因此压抑、紧张程度高于澳大利亚普通人。一个位于Box Hill的赌博问题顾问Ina Tan称,很多留学生和社会隔离,发现很难融入当地文化。“他们的生活如此地无聊,每天只在学校和自己居住的房间之间往返。很多人把赌博作为对抗沮丧和压抑情绪的突破口。”在离开他们的祖国以前,很多留学生的社交生活非常忙碌――聚餐、卡拉OK、家庭团聚等等。在澳大利亚,他们觉得很难适应缓慢的社交步伐,很难适应文化和居住环境的孤立,以及孤独的生活方式。对于南半球最大的赌场――皇冠赌场,亚洲游客更是络绎不绝,他们中的很多都是留学生。赌场前交易员Angela Zeng表示,“很多来到赌场的人都是亚洲留学生。我还记得有个20多岁的年轻人,每周末来赌1万元,他每次都会换1000元的筹码。”澳大利亚对于留学生来说意味着机会,也意味着诱惑。虽然部分亚洲地区有小规模的赌场,但在澳大利亚留学生主要来源国――中国、印度、韩国、印尼和马来西亚等,赌博是被明令禁止的。按照现在墨尔本大学学费和移民部估计的生活费用,一个留学生在年初来澳时会带着大约5万元存款。大海将父母和家乡远离,因此家长们很难监控孩子们的花销情况。SaiMeng最终向父母承认了赌博成瘾的事实。谅解的父亲给了他3000元,保证他的饮食,他只用五天就花完了。他回家三周时间,而这三周也是他离开赌场最长的时间。一旦回来澳大利亚,他又在30分钟内输掉了6000元。他因此不得不服用大量扛抑郁药物,在医院的自杀监控室中度过。最后,他被伤心欲绝的父母接回了中国。
    如果您不想您的孩子出现案例般的情况我们可以帮助您,请尽快邮件给我们ex_cloud@hotmail.com(注明:赌场调查)由于我们是私人公司,所以会按照澳洲法律规定收取按时服务费($20起)。我们可以提供被观察者的出入和逗留赌场时间,下注频率,下注平均注码,情绪报告等基本资料。(我们只能观察到赌场内部的活动范围,赌场外部的投注站和老虎机酒吧不在观察范围之内,这也涉及到个人隐私问题,敬请原谅)
    或者联系非盈利机构:多元文化问题赌博服务 电话: 02 8838 6206 地址: Building 55a, Cumberland Hospital, 5 Fleet St Parramatta

    声明: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澳伍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最新评论